第52章,亲如血缘(1 / 1)

加入书签

殿内一团和气,待二位长辈聊得差不多了,徽嘉不经意的问了声:“咦,今日没见着皇姐呢!”

梨贵人敛眉,复又瞧了瞧皇后,笑着道:“听说这两日是病了,叫太医看了也不见人出来,怕过了病气吧”。

徽嘉略一沉思,侧身看向皇后,“既然太医瞧了不见好,那我去看看吧”。

梨贵人手里捏着锦帕一角,柔荑一挥,好言道:“公主又不是太医,去了又能作甚?”

皇后含笑,“让她去吧,两姐妹还能说说话”。

既然皇后发话了,梨贵人便不再言语,徽嘉也起身告退。

瞧见青文送了徽嘉回来,皇后才又道:“矝?如今也记在本宫名下,你该当她同徽嘉一样才是”。

梨贵人瘪了瘪嘴,回道:“这娘娘说的可不对,嫡亲的怎能同抱养的相比。”

“本宫原瞧着你是个明白人,怎的如今开始犯糊涂了?”

嫡亲,徽嘉同皇后是这样,可梨贵人与徽嘉没有血缘关系照样亲近,换成矝?,便不能接受,往坏处想,可不就是瞅准了皇后的势力吗?

不过梨贵人到底是不糊涂的,眨眼便能转过弯来,急忙道:“娘娘您知道,臣妾不是那个意思,徽嘉自小是臣妾看着长大的,这情分自然同他人比不得呀。”

相处了这么多年,皇后也清楚梨贵人的为人,只是劝说道:“假若徽嘉前些日子跟着去了池国,本宫便只剩矝?一个女儿了”。

这话不是说徽嘉出嫁就不再是她的女儿,而是大家心知,远嫁之后,这辈子再无相见的可能。

梨贵人脸色变了,有些过意不去,“娘娘......”

“本宫无碍,如今也想明白了,无论是你,还是本宫,今后对待矝?都要像对待徽嘉一样。”

“本宫虽是皇后,毕竟你我膝下都无皇子啊......”

这边徽嘉来到矝?的寝殿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吩咐从心去请日常给自己请平按脉的太医过来后,这才进了内殿。

“几日不见皇姐,姐姐身子可好些了?”

矝?原本坐在窗前的榻上出神,闻声回头,才瞧见了徽嘉笑脸盈盈的走进来,一脸茫然的看向被她打发到门口正不知所措的宫女。

“皇姐看什么这么痴迷呀,连她们通传都没听见。”

主子说话,宫女们自觉的退出了内殿。

矝?与徽嘉隔着几步距离,面上瞧来还有些病色,应着方才的话,“小风寒而已,有劳皇妹挂心了。”

“皇姐何必跟我客套,可是几日不见生疏了?”徽嘉就近围着圆木桌坐了下来,望着矝?道:“皇姐也坐呀”。

矝?闻言淡然一笑,身子却没动,“哪里就生疏了?不过是怕病气过到你身上便不好了”。

徽嘉灿然,“我身子一向康健,才不在意这些,皇姐你过来坐。”

矝?无奈,只好隔了一个凳子,坐在徽嘉对面,徽嘉便也不再强求。

“我这里一股药味,怕是不好闻的,改日我去无早宫找你可好?”

徽嘉岂会不知矝?的想法,不过是在委婉的送客,说到底,她还是不能把自己安然的放在公主的位置上才如此说话,可徽嘉又哪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心想就偏偏不如她意。

徽嘉撒娇道:“皇姐是嫌弃妹妹话多扰你清静了吗?怎么刚来就要赶我走啊!”

矝?病中,好似没有从前脑子灵活一般,这样的话都没听出是在玩笑,原本有些苍白的脸颊憋得倒红润了起来。

徽嘉忙笑道:“我开玩笑的,姐姐别急。”

矝?说不出话来,只好不语。正巧,从心请的太医也到了。

“我好些日子瞧不见你人,以为皇姐在躲景仁宫的热闹,方才给母后请安才知晓皇姐病了”,徽嘉说罢,睨了矝?一眼,意思是身子不舒服还瞒着自己,又道:“这是日常来无早宫请脉的太医,我让他给皇姐瞧瞧”。

“我吃着药的,用不着再麻烦太医瞧了。”

徽嘉听着这话便不舒服,回道:“来都来了,有什么麻不麻烦的,皇姐还是快些让太医瞧了,我与母后也好安心。”

太医已经进来了,矝?不好推却,只得乖巧的伸出玉臂让太医诊脉。

皇后给徽嘉无早宫准备的这位太医是个可信之人,他说并无大碍,徽嘉便信他的话,心底又轻快了几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