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芙蓉胭脂(1 / 1)

加入书签

晚膳合乎心意,徽嘉顺便想起了自己用的香露,拿了瓷瓶匀出一大半,气味无形,盈香满室。

“时辰尚早,让人把这个给皇姐送去,还有,日后都做两份吧。”

香露非比寻常,用料精致,做工繁琐,实在难得,若非如此,徽嘉直接就让矝?身边人跟着学了。

思虑片刻,一直送到景仁宫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两年还是带着矝?才是。

数着日子过,待到矝?痊愈已是小半个月后。

从心从灵准备的一应事务,徽嘉和矝?上了一辆马车,车身摇摇晃晃的,铜铃发出悦耳的声响。

好像没过多久,马车已经驶到了京城最热闹的地段,行人居多,为了避免马儿惊人,徽嘉和矝?选择步行,正好瞧瞧这不常见的风景。

马车停在路边,两人款款下来,各自身边只跟了两位婢女,虽然比起百姓有些夸张,不过天子脚下随便一抓来官都不算小,贵女们出行的阵仗也不比这差。

由古至今,亘古不变的是,姑娘们逛街都爱布坊胭脂铺,即便公主用尽世间珍馐,对于民间花样也少不了新奇。

抬头间,“芙蓉胭脂铺”的招牌映入眼帘,徽嘉与矝?对视一眼,不等人做出反应,先拉着一同迈了进去。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看上这家店铺,断不只是招牌注目,也和店里进进出出的顾客有关。

“皇......长姐你看这胭脂铺生意还不错的样子,应该都挺好用的,我们一人选一点带回去好不好?”

徽嘉语气撒娇,可眼珠子已经在扫台面上的盒子。

矝?无奈,拉住徽嘉的手道:“家里的那么多还不够你用吗?”其实她更想说,这些品质也许卖的远不如她正用着的。

徽嘉嘟了嘟嘴,口中不依道:“这不一样啊,用这些也不妨碍我继续用家里的呀!”

矝?没办法,只好使出“绝招”,红着脸道:“平时也没见你怎么用这些,天生丽质何必麻烦呢?”

这就是矝?很委婉的夸徽嘉美貌了,再者,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徽嘉理解矝?的小心思,她们也不是花不了这点银子,只是矝?吃苦长大,节俭惯了,在宫里的日常不用她操心,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一到自己涉及银子,就会扭扭捏捏的。

“姐姐以为胭脂铺叫这个名字是为什么,要是出水芙蓉,那人家这个店还怎么开呀!我倒觉得芙蓉不及美人妆才是,因为芙蓉花很漂亮但比不上美人的装扮,美人加上修饰更是相得益彰,咱们其他的想那么多干嘛呀!”

徽嘉快速的让人打开了胭脂罐,问闻了闻味儿,又看了颜色,满意的包下了好几样,最后还不忘给母后和梨娘娘带上了两盒上好的独家工艺胭脂。

买完了才转过来讨好矝?,欣喜满面,“出宫就是为了高兴,花银子也是高兴,何必计较其他呀!我也给姐姐挑了两盒,回头咱们试试效果。”要是不错的话,就让采买的宫人给她再带几盒,徽嘉心里这样想的,但是不敢说出来,怕又引起矝?的反对。

矝?对徽嘉完全没辙,买都买了,在人家店里劝走,她再做不出更羞人的的事了。

但是这几盒胭脂,完全消耗不了徽嘉逛街的热情,出了香粉铺,走几步又是布庄,不假思索,直接牵着矝?一同选布。

理由她都想好了,出宫肯定不止这一次吧,说不定以后还能再出来呢,既然如此,那么简单的衣裙就少不了,总不能穿宫装戴珠翠逛街吧!那岂不是深怕人家不知公主“微服出宫”了,要是御史知道了,还不得跟她父皇告状啊。

布庄伙计的眼光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虽然徽嘉和矝?穿的普通,发髻上也只钗了两支步摇是为的不显得单调,可通身的气度,还有跟着的四位丫鬟,一看就不是寻常府邸的小姐。

这才刚进店,帘子后就有伙计端着盘子盛着杯盏上来。

“二位姑娘走得累了吧,这是小店最好的茶水,给二位润润嗓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