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住一起了(1 / 1)

加入书签

陈太医拱手道:“还请公主留步,容微臣看过再向公主作答。”

“那就有劳陈太医了”。徽嘉也是明事理的人,乖乖的就等在外头。

门口的侍女忙递了面纱给陈太医,戴好方才入内。

从灵垂立一旁,低声询问道:“公主没睡好,可要歇一歇?”

“皇姐的病情未明,我一刻也放心不下,还是等太医出来再说吧。”徽嘉回到之前坐的地方,支荑扶额,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从灵自觉的呆在徽嘉身后,替她捏着肩。

徽嘉体谅她一夜未眠,又进宫一趟,拉下了肩膀上的手,柔柔道:“你也累了一宿,歇歇吧。”

从灵便停了动作,“谢公主”,又小心翼翼的说:“禀公主,奴婢回来的时候,发现皇后娘娘也知道这事了,出宫马车还是娘娘安排的。”

皇后是后宫之主,从灵拿着自己的令牌在宫里找太医,要皇后不知道也难,徽嘉不解从灵的这番话,但还是道:“我说你们回来的怎么这么快。”

“可是奴婢在宫门找的侍卫老乡,悄悄请的陈太医,就怕宫里知道说公主的闲话……娘娘应该是不知道才对的啊……”

从灵还在琢磨怎么透的消息,徽嘉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那还不简单,肯定是有人传的信,竟然比你入宫快,怕是有人故意为之。”

“消息都传到母后那了,自然后宫也都知晓了。人云亦云,即便皇姐的疹子不会传染,也要被诬陷一番”。

徽嘉心知,怕是要在庄子多住几天了。

从灵张了张嘴,正巧陈太医出来,便不再说什么。

徽嘉听见开门声,起身迎了上去,在不明了之前,自觉隔了安全距离。

陈太医道:“禀二公主,臣暂且还不能妄下结论,容臣验过大公主吃食再做定论。”

徽嘉侧身,眼神示意徐姑姑带路,“陈太医请。”

凡是吃食,一概有留样,徽嘉并不担心这点,只怕有心人下手,而自己这边又找不到源头。

等不到结果,又没有办法,徽嘉被劝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未再见到陈太医,倒是宫里派了人来接,还是青蔼亲自来的,徽嘉仿佛一下有了主心骨。

皇后带了话说,莫问,一切事宜统统交给了青蔼,徽嘉便只负责和从灵收拾行囊,直到上了回宫的马车,才看见青蔼的身影。

她忙前忙后,安排的妥妥当当,临行才出现在徽嘉面前拜见,当然徽嘉也不会嫌她没有规矩。

没有大张旗鼓的仪仗,一辆马车坐了徽嘉,青蔼,从灵主仆三人,徽嘉忍了半晌,青蔼这才帮忙解惑。

“公主莫急,大公主的马车在后头呢,有从心她们三人照顾,不会有事的。”

徽嘉也把心放在了肚子里,她还以为要被留在庄子等病好。

“姑姑的安排,我自然放心”,徽嘉浅浅一笑。

虽然没得到太医确诊,青蔼也把话说在了前面,“回宫后,大公主也许不能住在景仁宫了。”

徽嘉笑容一僵,缓和了下表情,懂事的点头,“我知道的,不过可以让皇姐搬到无早宫来,无早宫这么大,还怕住不下一个人吗?”

这事儿青蔼没法做主,只搪塞道:“奴婢会把公主的话带给娘娘的。”

矝庄虽然是大公主,但宫里人未必瞧得上眼,在她没有立威之前,徽嘉只有自己护着才算放心。

徽嘉不死心,继续道:“姑姑可以告诉母后,我与皇姐在庄子都是住在一起的,要传染早就染上了,只是母后那里各宫娘娘每日晨昏定省,人多手杂,同我住是最好不过了。”

马车徐徐驶过,声音寂寥而单调,徽嘉直接先斩后奏,带着矝庄到无早宫安顿下,又嘱咐青蔼稍后让人慢慢把矝庄的东西从景仁宫移过来。

等后宫众人知道这事儿时,已经尘埃落定了,矝庄以后便是徽嘉的邻居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