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不传染人(1 / 1)

加入书签

陈太医回宫后被请到了景仁宫复命,徽嘉无从得知矝庄的病况,就连丁萱戴着面纱也被叫去了一趟,大抵和徽嘉问的没有出入。

只是徽嘉突然想到一个疑点,若是疹子传染,那矝庄又是怎样染上的?只好又把丁萱请到了自己院子。

“我记得你上回说姨娘吃花生腹泻,便不让大公主吃,此事可还有其他人知道?”

丁萱细细想了想道:“姨娘从前受宠了一段日子,王府里伺候过的老人约摸知道。”

“既然有人知道,那便不能排除正巧到访的云瞳郡主。”她的嫌疑不小啊。

消息传回宫的速度,比请太医的马程还快,应该是早有预谋,为的是借传染一事,不让矝庄回宫。但云瞳一个小小郡主,在宫里的手伸不了那么长,看来还有的人在推波助澜。

无早宫外渐渐传出流言,说大公主身体有恙是因为长了会传染的疹子,连二公主也被软禁足了。

徽嘉没想到自己照顾矝庄足不出户,最后却演变成了禁足,真是笑话。

最后太医给的结论是大公主吃花生过敏,今后不再接触花生,调养一阵便能痊愈。

正巧,同徽嘉的所思无二。

无早宫里伺候矝庄的宫人摘下了面纱,皇后传了温泉庄子的人来问话,彻底把庄子整治了一番才重新交到了徽嘉手上。

五天过后,矝庄已经好了大半,脸部日日上药勤快,只剩有些许淡红的印子,略施粉黛便可遮掩,未免刺激,还是不施的好,这话多是徽嘉劝说,矝庄也不甚在意。

从心在院子里浇花,正逢青蔼过来,熟稔的打起招呼。

“姑姑又来替娘娘看望公主了啊,快进来喝杯茶!”从心利落的放下水壶,就要进去禀报。

青蔼推辞道:“不用麻烦,我看看就回去复命,你忙你的。”

从心笑着挽着青蔼的手臂,撒娇道:“不着急,奴婢陪姑姑进去拜见公主,公主在看书呢。”

徽嘉这会儿一个人窝在榻上,一听声音就知道外面来人了,

“奴婢给公主请安。”

“免礼。”

从心行过礼便冲青蔼眨眼,对徽嘉道:“公主,青蔼姑姑来了,奴婢就先下去了。”

这两日青蔼奉命日日来无早宫,徽嘉不出门,她便捡了重要点的话说了,两人再一道去探望矝庄,之后她回去复命,徽嘉再陪矝庄聊天。

今日天色不错,徽嘉改变了往日的主意,问从心道:“你还有其他的活?”

从心不知所措,回道:“没有呀,照顾公主才是奴婢的正事儿。”

徽嘉嘴角勾起笑容,“瞧你裙摆上的泥,回去收拾一下,等会陪我去外面走走。”

从心低头一看,裙角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泥点,她脸颊一红就要请罪。

徽嘉什么时候惩罚过身边人,笑着拉住她即将蹲下的身子,“快去换了,我去皇姐那了。”

说罢,转头看向青蔼,青蔼回之一笑,跟在徽嘉身后,只是踏出门前,侧目深深看了从心一眼。

从心瞬间觉得那温温柔柔的眼神,竟然射出了一抹威震的光。

徽嘉来的时候,矝庄正坐在廊下,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什么,两个侍女也低着头站在一旁,整个院子安安静静,洒扫的宫女都不敢大声了,怕惊扰大公主沉思。

眼见二公主来了,宫人都欲请安,却被徽嘉制止了。

直到徽嘉坐到身旁,矝庄才如梦初醒。

徽嘉笑着调侃道:“是我打扰皇姐了。”

矝庄脸上露出了一抹赧色,回绝道:“哪有,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开过玩笑又瞧见青蔼,矝庄转而礼貌的问候,“青蔼姑姑也来啦。”

青蔼福身行礼,“大公主今日看着,好了不少。”

徽嘉闻言往矝庄脸上“巡视”了一圈,发出感叹:“青蔼姑姑说的没错,真的看不见了!”

矝庄才不理徽嘉的“胡言”,知晓青蔼奉命来的,只回了她,“你又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脸我还不清楚嘛,是剩一些印子了”。

徽嘉不依,“太医那里好用的方子不少,还怕什么印子,自然是看不见的!”

矝庄一向是说不过徽嘉的,只笑着不反驳。徽嘉便顺势提到出去走走,正好和同青蔼一起见见母后。

“有几日不曾出来,看哪都觉得变了不少。”矝庄同徽嘉一道说着话,青蔼和从心她们则跟在后面。

徽嘉这些年在宫里是见惯了变化,故而道:“所以才有日新月异不是?皇姐今后还是要多出来走走,闷在宫里一点都不好,正好以后我陪你。”

“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