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元嫔嘴碎(1 / 1)

加入书签

“是挺好的,嫔妾若是那位姨娘,看见女儿同公主这么亲近,心里简直不要太高兴了。”

“娘娘您说是吧?”

元嫔跟着禧淑妃像是要往御花园去,两道人马撞到一起,似是冤家路窄。

禧淑妃捻着锦帕点了点鼻子,睨了眼矝庄,但笑不语。

“皇姐是父皇母后的大女儿,元嫔说的话,本公主听不懂,大家也听不懂,还望慎言!”

徽嘉素来看不惯元嫔的惺惺作态,小家子气,是随尽了她迎合的主子。

“本宫说的话公主听不懂就算了,总有人能听懂的。”元嫔斜眼看着矝庄,一丝挑衅遍布周围空气。

徽嘉想要反驳回去,矝庄却拉住了她的袖子,耳边闻到瓷音:“元嫔娘娘的教养就是拿去世之人说笑吗?不如同我一道熟悉熟悉宫规,不管怎么说,您面前的两位都是嫡公主呢,当着人说她坏话,您可别丢了淑妃娘娘的面子呀!”

元嫔一下瘪了嘴巴,碎碎道:“本宫可没说什么坏话”。

一旁的禧淑妃脸色也不好看,大概是被那嫡字打了个响亮的耳光,暂时回不过神。

矝庄轻笑一声,不想同这种人多说,故意道:“本公主还要和皇妹去景仁宫给母后请安,二位娘娘可要一同前往?”

元嫔急着看禧淑妃脸色,顾不上对话,徽嘉顺势接道:“想来二位娘娘忙着赏花,皇姐还是和妹妹先走吧。”

闲情是赏花,何来忙一说。

“那就……不耽误二位了。”

矝庄拉着徽嘉,二人携手打了一场漂亮仗,嘻嘻哈哈的去景仁宫。

可方才没说话的禧淑妃,这会眼神冰冷的看着元嫔。

元嫔低声咒了一句:“她算什么东西!”抬头才发现禧淑妃不虞,手心微微出汗,开始替自己的不利辩解。

“嫔妾从前没瞧出那外头来的这么能说会道,定是跟小贱人待久了学的。”

“闭嘴!”

“说了这么会子还没说够?本宫的脸都给你丢尽了!”禧淑妃满脸不快,大袖一甩,先步

离开原地。

元嫔心知惹怒了淑妃,收下自己的不爽,忙追上去安抚……

“大公主方才的真是霸气!好似……好似换了一个人!”几个侍女从没见过这样的矝庄,都附和的点头。

丁蓉道:“依奴婢看,这才是大公主的本色,这样的大公主好像闪着光,任何小人都不敢来招惹!”

从灵几个听了捂着嘴笑,就连不搭话的青蔼也弯了嘴角。

皇后在偏殿处理宫务,听闻二位公主过来,当即搁了笔净手,吩咐掌事们晚点再汇报。

案上斟好了茶,摆上了公主们爱吃的糕点,随着二位公主请安之后,青蔼才回到皇后身边,顺便禀了方才遇到二妃一事。

皇后没有什么表情,倒是心里改了一层对矝庄的映象,再看徽嘉的眼神变得不同,好像真是徽嘉改变了矝庄。

“靠近一点让母后看看,可是好些了?‘’

皇后招手让矝庄到面前,表达了一番关心,还是觉得孩子应该多出来走走,这样才会变得开朗。

系统的母慈子孝结束,这才进入正题。

“本宫查了庄子里的人,是厨房听说矝庄爱吃花生,才做了加花生的小食,人已经受罚了。”

徽嘉不平道:“厨房怎会不知主子的喜好?是上头失职未交代清楚,还是受人挑唆母后可知道?”

皇后暗叹女儿聪慧,转弯快,可又要她们接触这些腌臜事了。心有无奈,细语道:“是有人告诉厨房的,说是从前同王府伺候的人相熟,知道矝庄喜爱花生,庄子里为了讨好,这才做了吃食。”

温泉庄子的下人并不是完全出自宫里,难免有些漏洞,就算铁笼一般的皇宫,也会出现差错,说来也不算奇怪。

矝庄是体会过下人生活的,不愿对人太过苛责,但具体的处罚她不清楚,也管不了。柔声道:“劳母后费心了”。

皇后慈爱的看着两位公主,亭亭玉立,谁都不会失了皇家气度,都是她的好孩子,也是她毕生的骄傲,“你们都是母后的女儿,母后替你们操心是应该的,别说那些客气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