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费尽心思(1 / 1)

加入书签

徽嘉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向矝庄提出表扬,不然空气都伤感了,便笑着道:“皇姐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都楞了一瞬,以为皇姐被我附身了!”

皇后闻言瞪了徽嘉一眼,示意不要说这些鬼神之话。

徽嘉吐了吐舌头,立刻端正了态度,在母后面前还是要保持的规规矩矩。

矝庄对徽嘉的捣乱很享受,享受从前没有的温情。继而镇定了心神,“皇妹也瞧见了,我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姑娘了,还请母后和皇妹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将来也能照顾好您和妹妹”。

皇后看了眼徽嘉,觉得这个女儿好像长不大,但眼前的另一个女儿已经长大了,“你能这么说,母后已经很欣慰了,母后只要你们自己过得幸福就足够了”。

皇后难得在宫里享受了一次天伦之乐,两位公主也直接留膳。

至于未讨论到的“罪魁祸首”,大家各有思量。

经此一膳,皇后更是决定要拿矝庄当女儿对待,想着她的年纪比徽嘉大两岁,刚好及笄之年,倒是可以为她相看了。

矝庄也没想到自己乖乖的性子成了今后推脱相亲的最大阻拦。

因为没有实际证据,皇后那里派人告诫了邺亲王妃一番,说她不介意帮忙再教养一个女儿,而徽嘉近来想再出宫是不可能了。

唯一的乐趣便是和矝庄一起学习,矝庄学宫规,学算账,学主持中馈等等,徽嘉就学刺绣,学刺绣,学刺绣,这是她最不喜欢的功课,也是成效最低的一项。

教习姑姑也想不通为什么如此聪慧的姑娘,拿得动勺子,舞得了鞭子,写得了墨字,偏偏拿一根小小的绣花针没办法。

可那又怎样,皇后要她学她就得学,主要练的也不是针法,是性子。堂堂公主倒是不用自己一针一线绣嫁衣,但捻起针来,也得绣个花样才是。

徽嘉还以为这两年终于摆脱了课业,结果变成了每日被绣花针“折磨”,她一天天欲哭无泪的表情把无早宫的宫女们逗的喜笑颜开。

两人每日下学了

也没闲着,徽嘉继续绣,矝庄就在旁指点,这也是她最能拿出手的东西,不知不觉,这倒成了互补的一项。

转眼冬来,初雪终于在冬月二十八不负众望的来临,给朱墙穿了一身白裙。大树枝干虽禿,河道冰雪虽硬,但瑞雪兆丰年的好意深入人心。

徽嘉绣了几个月的技艺总算有所提高,现下已经能流利的绣出花花草草,毕竟这刺绣功夫是日积月累而不是一蹴而就的。

皇后听了教习姑姑的回话,也开恩许了两日假,容她歇上一歇。

这边还因为得来不易的假期欣喜不已,那头又传来皇后准备设宴的消息。无早宫的两位主子互相瞪眼,表示都不清楚。

晚些时候景仁宫才来人具体传话,约摸是皇后终于忙空了。青文道:“娘娘希望二位公主届时能够盛装出席,因为到场的其他姑娘也是精心打扮过的,公主也算是宴会的主人,总不能失了皇家仪态。”

至于其他的话,直接从徽嘉的另一只耳朵出去了,她和矝庄讨论了一下,总结出皇后设宴的目的就是为在场的未婚男女相看。

请的是没定亲的小姐少爷,私下透露让各家夫人打扮了再出席,这简直不要太明显。何况京城里的夫人太太也常借赏花品茶游湖等等机会。

皇后设的宴,地点就在皇宫梅园,冬日白雪红梅,还有娇滴滴的小姐们,岂不是美景。也不必说是景衬人,还是人衬景,现在一起就是相得益彰。

皇后提前派人来量了尺寸,除去冬日应该的,又给做了两身新衣裳,送了胭脂水粉,也算做足了准备,徽嘉从小到大都没见母后这么认真的争宠过。也是母亲为了子女才会费尽心思。

皇后设的宴,地点就在皇宫梅园,冬日白雪红梅,还有娇滴滴的小姐们,岂不是美景。也不必说是景衬人,还是人衬景,现在一起就是相得益彰。

皇后提前派人来量了尺寸,除去冬日应该的,又给做了两身新衣裳,送了胭脂水粉,也算做足了准备,徽嘉从小到大都没见母后这么认真的争宠过。也是母亲为了子女才会费尽心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