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机会(1 / 2)

加入书签

2

温乔没想到会在这种场景重见,只不过再见时心里没有半分波澜,视线也毫不避讳的对视。

温乔眉眼淡淡的,“好。待会儿过来。”

孟思妍不满的声音从门缝里飘进来,“铮哥,你喊她喝酒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温乔靠在门上低头笑了。

是呢,那会儿她喜欢陆云铮都魔怔了。

缠着他,追着他,睡着亲吻他,都做了,确实给他添堵了。

不过,都过去了,他不也有新人了嘛。

温乔走进去,宁偲缠上来,温乔低声说:“我刚撞见陆云铮和孟思妍接吻。”

宁偲哼了一声又倒下,好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

不一会儿,包厢门打开,一柱光倾斜进来,闻煜和厉淮站在门口。

“峥哥叫你们过去喝酒。”至于他为什么突然发善心,他们不知道。

温乔酒劲儿上脸又红又烫,再看宁偲和许思尔都趴下了,她为难道:“不了吧她们都这样了。”

话还没落地,宁偲一仰头,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走:“走,去跟……陆……狗男人喝酒。”

“……”这特么陆云铮听见不得翻脸。

温乔扶着宁偲,宁偲一脚踹开包厢门。

一众目光聚集了过来,宁偲摆了摆手:“嗨,好久不见。”

“……”

陆云铮抬眸质问闻煜,闻煜想也没想就把宁偲按在了沙发上,递了酒给宁偲,“你不是要喝酒吗,快喝……”

宁偲醉的杯子都拿不住了,温乔抿了抿唇,夺过杯子,“阿偲醉了,我帮她喝。”她平视着陆云铮异常平静道,“祝云峥哥寿比南山。”

说完,仰头灌酒,比她们喝的烈,烧舌尖。

众人:“噗!”

神他妈寿比南山。

陆云铮也挑着笑,狭长的眼眸里藏着一丝危险。

双腿敞开,身体前倾,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他好看的眼睛看向温乔,舌尖抵了抵下颚,本以为她会说不会喝不能喝,随便拒绝了,没想到还挺倔,就是眼里吧,确实冷,没有他的半点影子。

他眼里的玩味一闪而过,懒懒的靠回沙发。

晚上十点半。

接风宴散场,宁偲拖着温乔去她家睡。

温乔的手机响了。

她把宁偲塞进车座,才接起,那头的人说:“乔乔啊,你晚上回家里来住吧,我都给你把房间收拾好了。”

陆母容烟是个温婉的女人,她向来很喜欢也很疼温乔。

温乔看了一眼宁偲,想拒绝,那头又说:“就这么决定了,我看阿偲的朋友圈定位,你们在云和里?”

“嗯。”温乔应了一声。

容烟明显激动了一下,“那整好,阿峥也在那边玩,到时候我让司机把你俩一起接回来。”

“容姨……不……我……我喝了酒。”温乔找了借口。

容烟笑着说:“没关系,我让司机接,你们又不用开车。”

不等温乔再说,容烟便挂了电话。

这个容姨啊,就是这么热心肠。

温乔送完宁偲,又送许思尔上车后,这才发现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不远处。

黑色冷酷与夜色融为一体。

那嚣张的车牌“南A8888”,化成灰都认得。

她走过去,跟司机打了招呼,瞥了一眼副驾驶无人,想必还得等一会儿陆云铮。

她拉开后坐门,钻进去,一股酒气和冷气同时扑来,车里的气压仿佛低了几度。

温乔侧过脸,撞进陆云铮漆黑如墨的眼眸里,目光下移,扫过他敞开的衣领和曲着的长腿,不动声色的收回。

“我以为你们还没结束。”温乔淡声道。

陆云铮盯了她一眼,往后一靠,扯了扯衣领,闭上眼睛,好像很不想回答她。

温乔自讨没趣的闭上嘴,扭头看向窗外,几年不回来,南城的变化真大啊,经过南城一中时,温乔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学校门口比她走之前要繁华很多了。

陆云铮余光扫了一眼温乔,见她抱着双臂,上下来回的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