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过敏(1 / 2)

加入书签

换做三年前,温乔肯定会哭得肝肠寸断,陆云铮是她抛弃自我,疯狂追逐过的男人

也是和她有过短暂婚姻的男人。

爷爷逼着他们他们结婚,温乔是愿意的窃喜的,也是满含期待的,就连陆云铮的抗拒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爷爷弥留之际,他们仓促又低调的举办了婚礼,宴了客。

那时候温乔觉着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新婚夜当晚,陆云铮并没有像其他新郎一般应酬客人,早早地回婚房呼呼大睡。

温乔拆了妆洗了澡进去时,他倏地从床上坐起来。

好看的眼睛盯着他,狭长又具有压迫感,只是眼里晦暗,笑得发冷。

“温乔,你想嫁给我,你的目的达到了。”

“咱俩就算摆了酒宴了客,那也是假结婚做戏知道吗,我喜欢的不是你这种的。”

“……”

温乔一颗火热的心被高高的捧起,又狠狠地摔在地上。

她垂下头,极低的应了一声,抱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

温乔从回忆里抽离,那时候的喜欢那么不明显,她怎么就那么蠢那么傻,喜欢了他那么多年。

幸好,早早地抽身。

这些已经勾不起她内心的波澜,她退了几步,往房间走。

“我会给他物色对象。”

“那你多照顾她一些。乔乔,也不容易。”

关门前,陆云铮的话轻飘飘的钻进她耳朵,“行了,知道了,我出去一趟。”

容姨问:“这么晚去哪儿?”

陆云铮笑道:“你说呢。”

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陆云铮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他走的很急,一边走一边讲电话,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等到声音彻底消息,温乔摸黑进了厨房。

倒了杯水,靠在冰箱上想的入神。

完全没注意到黑暗中一只大手伸过来拽冰箱门,大掌擦过耳垂,骤然停住。

“啪”的一声,厨房骤亮。

温乔看见陆云铮站在自己身侧,手搭在波箱门边缘,她恰好被他圈在冰箱和手臂之间,姿势极其亲昵。

温乔脸一下就红了,往外挪。

陆云铮感到意外,漫不经心的收回手,“你怎么在这儿?”

“你……你不是出去了吗?”温乔被吓得气息不稳。

陆云铮笑了笑,语气却不善,“偷听我说话?”

温乔下意识退了一步,和他保持安全距离,拧着眉头说:“抱歉,下楼时无意间听到。”

他嗯了一声,“听见我妈说给你介绍对象了?”

“听见了。”

温乔放下水杯,转身就走,脚步凌乱,睡裙翻飞,露出莹润如玉的脚踝和笔直的小腿,嫩白如玉。

陆云铮靠在柜子上,望着她离开,瞥见她蝴蝶骨往脖子上延伸的黑色纹身,挑了挑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