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长情(1 / 2)

加入书签

“砰砰砰——”

翌日一早,温乔被砸门声震醒。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怔了会。

昨晚,小腹突然绞痛,她疼得意识溃散,恍惚中好像被陆云铮喂了药,闷头睡到了天亮。

她侧过脸看向床头柜,上面摆放着拆封的止疼药还有半杯水,看来那不是梦。

思绪被敲门声拉回,紧接着手机响起。

温乔看了一眼手机,闻煜打来的,但砸门声不止,她掀开被子下床,光着脚去开门。

拉开门,闻煜还保持着敲门的动作,对上温乔的视线时,停顿了几秒,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男人的气息迎面而来,温乔拉不及推开,就听见他说:“乔乔,你吓死我了。”

说着,他的手搂的更用力。

温乔不习惯突然的亲密,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安慰他说:“你怎么了?我没事的啊。”

闻煜摇头,意识到自己刚失态了,一脸心疼的问:“抱歉,我听说你痛经昏过去,我来晚了。还痛不痛?”

痛经?

怎么闻煜都知道了?

温乔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你怎么也知道了。”

闻煜小声道:“铮哥问李倦你该吃什么药,是李倦告诉我的。”

温乔:“……”

她平时小日子就混乱,贪杯喝了酒又在泡了冷水,谁知道大半夜差点痛死,相较于痛死,她现在羞愧的要死。

闻煜的目光落在光着的脚,眸光闪了一下。

“早知道我就不让你一个人过来了。今天无论如何我也得陪着你。”

温乔想了想也好,本来昨天就跟陆云铮闹得僵,哪怕他帮忙喂了药,她也不会觉着他是好心,闻煜在至少不尴尬。

“谢谢你啊。”温乔笑了笑。

闻煜见她这般温顺,心里更加窃喜,温乔对他是特别的,不反感的,心里募地松了口气。

温乔关上门换衣服。

闻煜站在门外,靠着墙壁,目光不自觉地朝旁边房间看了一眼,眼神变得复杂。

他抽出烟,摸了摸口袋。

夹着烟,走到陆云铮门口,抬手敲门。

门募地被拉开,陆云铮掀眼扫了一眼,让出一条道,大步往房间走。

他跌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叼着烟,歪着头点燃,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阵烟,眼睑垂着,怯意又散漫。

闻煜拿过他的打火机点火,“昨晚谢谢你照顾乔乔啊。”

他这话在陆云铮提起来格外挑衅,都还没成为男朋友却以男朋友自居,陆云铮笑了笑,舌尖抵了抵脸颊,“应该的。”

两个人安静的抽烟,陆云铮的手机震了几下。

他没接,紧接着微信跳出消息。

他随便点了一条,孟思妍的声音响起:“铮哥,我正在去温泉的路上哦,一会儿见,么么哒。”

“……”

陆云铮关掉手机,闻煜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游戏人间的大少爷,终于要被女人捏在手掌心,有点兴奋又有些幸灾乐祸。

陆云铮踢了桌子,将闻煜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吓飞了。

闻煜推了他一把,“下午去射箭?”

“不去。”

“我叫上乔乔,你带上孟思妍,总好过你俩独处。”

听到温乔这个名字,陆云铮缓缓睁开眼,眼底压下一片燥郁,勾着眼尾懒懒的应了声。

他心不在焉的转着打火机,心想确实不能独处……

孟思妍倒是自来熟,一来就钻进了温乔房间。

她关切道:“我听说你昨晚痛经,铮哥给你喂得药?”

她性格嚣张又骄纵,向来直来直往,听说温乔痛经,陆云铮二话不说找李倦,她心里怕死了,打陆云铮的电话不接,坐了一宿,天一亮就赶了过来。

温乔淡声:“嗯,当时我意识不清,记不得了。”

见温乔像朵柔弱的小白花,性格软趴趴的,看人的眼神也冷漠,永远一副不争不抢的样子,压根就不是陆云铮喜欢的类型,她当即打消了疑虑。

拉着温乔的手,笑着说:“你告诉我铮哥喜欢些什么。”

温乔:“……不知道。”

孟思妍傲娇性格,绝不会在温乔面前低一头,眼睛直溜溜盯着温乔,恨不得把她看穿,“你该不会还喜欢铮哥吧?”

温乔:“……早不喜欢了,我才没那么长情。”

“……”

说这话时,陆云铮和闻煜刚好踏进房门。

目光相汇,静止了几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