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香气(1 / 2)

加入书签

她高兴之余才意识到,后背抵着闻煜的胸膛,两人挨得极近,仿佛都能听见两人的心跳声。

“抱歉,没经你同意,帮你调整了姿势。”闻煜的声音如春风和煦。

温乔红着脸摇着头说:“谢谢你啊。”

陆云铮侧目,刚好看到闻煜从后面拥住温乔帮她调整姿势的样子,两人一前一后,温乔像是靠在他怀中,脸红耳朵也红,就连脖子都粉粉的,她低眉眨眼,嘴角含笑,身子为了配合拉弓挺得笔直,前凸后翘,别有一番韵味。

目光往下,落在两人相叠的手上,目光沉了下,收回。

这时,孟思妍缠住他,娇滴滴的说:“铮哥,你教我。”

陆云铮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笑,“你想让我教你,还是抱你啊?”

被他看穿,孟思妍娇羞的渴求他,“可以吗?”

陆云铮坏坏一笑:“不可以。”

孟思妍跺着脚撒着娇,逼着陆云铮教他,被他睨了一眼,乖乖的不敢说话。

陆云铮放下弓,退出场地,站在休息区喝水,目光紧锁着还在训练的两人。

两人身体贴在一起,温乔的侧脸时而转向闻煜,闻煜的脸变得通红,完全注意到落在别人的眼里又是另外一份景象。

经过闻煜的矫正,温乔也悟出了一些要领,不过这个也不是那么简单,只是保证不脱靶,至于成绩还是不能看。

她这个成绩会被孟思妍碾成渣渣。

孟思妍跃跃欲试,急于在陆云铮面前表现,走到温乔身边问:“温乔姐,可以开始了吗?”

温乔温和的笑着:“到时候别笑话我就成。”

“没关系啊,我们可以请外援。你请闻煜,我请铮哥。”她看向陆云铮,势在必得,提议道:“我们这样比没意思,铮哥,要不你给我个彩头?”

陆云铮眯了眯眼睛,放下水,走到他们身边,眼神从温乔的脸上扫过去,突然一笑,“那就赢了的人找我随便提一个要求。”

这么大的奖励?

孟思妍的眼睛都亮了,若是能随便提的话,她一定要跟陆云铮接吻。

肖想他的唇很久了,梦里都在想。

反观温乔内心毫无波澜,侧着脸与闻煜交谈。

“我输了也不丢人吧?”她贴在闻煜耳边问。

“不丢人的。”

闻煜说着,贴心的给她整理护心,然后又拿过水杯,倒了杯水递过去:“先喝口水,别紧张,要不要我帮你按按肩放松一下?”

闻煜搞的声势浩大,摩拳擦掌的架势都拿出来了,温乔被逗笑了,这才对闻煜说实话,“其实,我不想要那个奖励。”

闻煜愣了一下,眼睛惊喜的亮了,“你不喜欢?”

温乔点头。

陆云铮的奖励有什么的。

她不稀罕。

闻煜一激动,忘了分寸,揉了揉她的头。

陆云铮站在一旁,狭长的眼睛眯着,视线落在闻煜不安分的手上,舌尖抵着脸颊,不辨喜怒。

那股强压下去的烦躁又涌了上来,而且越来越激烈,他猛地灌了口水,盖上盖子,朝椅子上一扔。

大步走到温乔身边。

“我来教你?”

温乔转身莫名的看向他,闻煜顿时就不干了说:“铮哥,要教也是我来教吧?”

这话落在陆云铮耳朵里极为刺耳,他哂笑:“你又不是她男朋友。”

有什么资格宣誓主权!

“……”

陆云铮懒倦一笑,并没有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宣布比赛规则——

“三支箭一圈,一轮十圈,三十秒一支箭,射出三十支箭,最后以得分数高者获胜,当然,射箭的人必须是女生。”

温乔很是紧张,不光是因为比赛,而是陆云铮。

他高大的身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温乔站上比赛线,陆云铮道:“正常发挥。”

温乔心想,反正她也不在乎输赢。

吸了口气,按着闻煜教她的姿势,搭箭瞄准扣弦拉弓,箭直直的飞出去了。

箭落在了靶上,这让她找到了射箭的乐趣,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孟思妍好几次往这边看,见温乔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但是姿态轻盈从容,脊背绷得直直的,瞄准时还眯一眯眼睛,像个小仙女一样。

再看站在她身旁的陆云铮,视线追随着她。

她心里堵了口气,她一定要赢过温乔,拿到陆云铮那个承诺。

她就不信了,她主动献吻,他还能坐怀不乱?

有了动力,孟思妍的箭射得更准,更犀利。

每一支箭射出去都像是发泄一般,重重的插入箭靶。

温乔余光扫了一眼孟思妍,嘴角翘了起来,看来,自己必输无疑了,后面几支箭射得更是散漫。

恰是这点小心,被陆云铮看的一清二楚。

她搭箭扣弦,突然一双大掌拖住她的手,漆黑的眼眸里带着笑,他从后面握住温乔的手,脸脸颊贴在她的头发上,“用那么大力做什么,放松。”

“我很放松了。”

陆云铮轻笑:“是吗,那你紧张做什么?”

浑身紧绷僵直,还说不紧张。

她怕是忘了他正抱着她。

他抓着她,开弓瞄准,一股热意从手背传入身体,带着电流一般,怎么脱弦撒放,温乔全忘了。

温乔侧脸看他,他低头看了一眼,懒懒的声音从舌尖抵出:“看我做什么,靶心在我脸上吗?”

她脸渐渐地红了。

射完最后一箭,温乔猛地从他怀中退出,眉头紧紧的皱着。

孟思妍气不过,扔下弓就跑了过来,不满的质问陆云铮,“铮哥,你刚刚……为什么抱她?”

陆云铮摘下眼镜,漫不经心道:“我出去抽根烟。”

“我也去。”闻煜跟了出去。

温乔笑了笑,解释:“刚刚他没抱我,只是帮忙拉弓。”

孟思妍眼睛里闪着泪光,很受伤的说:“明明就是抱了你,还不承认。”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