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秘书(1 / 2)

加入书签

温乔专注着手上的刀,眉毛会因为手上的力道家中微微拧起,随着逐渐完工,又完全舒展开。

闻煜在一旁看着,目光直直的落在她的脸上,他从没想过娇滴滴的她,会胆大杀鱼,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更想不到,霞光落在她脸上,将她整个人都包裹的柔美。

收拾好最后一条鱼,温乔用水冲了手,腥气比较重,她又挤了点洗洁精,揉了揉后放在水下冲,泡泡从葱白的指尖滑落。

冲干净,闻煜先一把抓着她的手,送到鼻尖闻,笑着说:“没味道了。”

他的动作太直接,让温乔红了脸,不动声色的抽回手。

闻煜就喜欢她害羞的样子,心花怒放的是,温乔转过身让他解围裙,他抽了绳围裙就散开了。

“等下。”闻煜喊道,温乔不知道怎么回事,站在不敢动,突然脸庞传来一股热气,她猛然侧目,鼻尖划他的脸颊,四目相对烫到了一般,温乔飞快的垂眸,往后退了一步。

闻煜也红了脸,伸手在她脸颊上按了一下,指腹划过细腻的肌肤,勾起了细微的电流,他觉着不光指尖烫,脸烫,就连心尖尖也是烫着的。

“有血,我给你擦了。”闻煜收回手,解释道。

温乔下意识的摸了摸他指腹扫过的地方,脸颊更红了,一寸一寸蔓延到了脖颈耳尖,蒙上一层粉粉的颜色。

容姨在一旁偷看,老母亲般咧着嘴偷笑,她撞了一下面色沉沉的陆爸爸,“他俩好甜哦!闻煜好会哦……”

陆爸爸绷着脸,哼了一声:“我儿子也不差。”

“是是是,你儿子渣男造诣这方面确实不差。”

“我得拍下来,发给我的狗儿子。”容姨举起手机拍下,然后发送给了陆云铮。

容姨: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带个女人回来?

容姨:你要是有闻煜一半会,估计孩子都打酱油了。

发完,容姨扔下手机,去找温乔煲鲫鱼豆腐汤。

温乔和容姨分工,容姨负责麻辣鱼块,温乔负责鲫鱼汤。闻煜在旁边跃跃欲试,陆爸爸看不下去黏糊劲儿,叫闻煜陪他下棋。

温乔腌上鱼,上了料酒大姜,腌制几分钟后,将鲫鱼两面煸焦皇,这样熬出来的汤汁才会又嫩又白。

温乔低着头改刀,切萝卜丝备着,她低着头,发丝垂下挡住半张脸,专注于手上,都没发现身后多了个人,大掌伸过去,撩起她的头发,往后拢了一下,露出白皙粉嫩的侧脸,就这么抓着看着。

温乔以为是闻煜回来了,笑着说:“别闹。”

她转身看清是陆云铮,目光骤然冰冷,自动拉开距离。

陆云铮双手插在兜里,懒懒的勾唇,“把我当闻煜了?”

温乔避开他,走到容姨身边,盯着鱼块出神。

陆云铮倚在厨房门框上,舌尖抵着薄荷糖,好整以暇的看着温乔和容姨忙碌,容姨得空了,回头瞪了他一眼,好像在警告他。

他扬眉一笑,昂起了脖子,笑得懒倦。

看了会儿,手机滴滴了两声,他掏出来点开看,目光落在容姨几分钟之前发张照片,咔擦一声,他咬碎了薄荷糖。

冰凉的感觉溢满哭腔,他抬眸扫了一眼温乔的背影,躁,真特么躁!

陆云铮绕过酒柜,倒了一杯酒,看到陆爸爸和闻煜在窗边下棋,闻煜眉梢挂着甜腻的笑,他觉着真刺眼。

他走到陆爸爸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让我来两局。”

陆爸爸扶着桌子站起来,“正好,我去泡茶。”

陆云铮和闻煜厮杀了几场,打平了,闻煜沉浸在爱情的甜美里,压根就没注意到陆云铮看

他的眼神,都窜火了,他还傻乐。

闻煜俯身,低声对陆云铮说:“铮哥,容姨今儿问我能不能放心把温乔交给我。”

一边说一边窃喜,一想到容姨说的那些话,就感觉能原地结婚。

陆云铮看傻子一边看他,哂了一声,往椅子上一靠,睨着他,懒洋洋的说:“交给你?你们打算结婚?”

闻煜自然没看出陆云铮眼底的燥郁,隔空望了一眼厨房,“我打算过几天带温乔回家吃饭。”

过几天?

陆云铮盯着闻煜看,“她同意了?”

闻煜笑了笑,“还没有,我打算先给她告白。”

陆云铮笑得有些得意忘形。

饭毕,温乔和闻煜在院子里乘凉,温乔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闻煜在他旁边,专心的赶着蚊子。

陆云铮站在落地窗边,目光紧锁在院子里两人身上,舌尖抵着薄荷糖,冰凉的感觉散开,他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

容姨走了过来,目光也看过去,“羡慕了?”

陆云铮一笑,收回目光,“有什么可羡慕的。”

容姨道:“没有啊,那是我想错了。”

陆云铮转身想走,被容姨叫住,“我微信里面有五十多个青年才俊的微信,没有闻煜,我也会给温乔介绍对象,所以你不要……”

后面的话没说,让他自己去体会,陆云铮咬碎了薄荷糖,勾唇道:“你试试啊?”

容姨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了。

陆云铮大步走出去,唤了声:“温乔,回月半弯,我……”

容姨追了出来,“闻煜啊,待会儿你送温乔回去。”

陆云铮:“……”

不用容姨说,闻煜也不会错过感情升温的机会,他现在能感觉到温乔和他相处越来越轻松,他临门一脚,就差同她表明心意。

以至于抱抱和牵手,都不敢冒进,可是她太香了太软了,他每次靠近都想狠狠地搂进怀里,亲吻。

很想,想到发疼!

偏偏,温乔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他即便很想很冲动,可只要想到会吓到她,让她反感,那股冲动就被压了下来。

日子还长,慢慢来吧。

陆云铮和闻煜的车前后脚到月半弯,温乔做了饭一身的油烟味,也没同闻煜单独留会儿,上了楼,洗漱后躺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