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明显(1 / 2)

加入书签

“啪——”

温乔的书包砸在地上。

她傻傻的盯着两人,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那一刻她感觉有一把刀插进了她心脏,在里面翻搅,疼得呼吸都打颤。

她站在路灯下,被暗处的两人看得一清二楚。

“小孩,你哭什么?”校花问。

温乔摇头,捡起书包往家里跑,一脚深一脚浅,快要支撑不住了。

刚跑出几米远,她的后脖颈被人拎住,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回来,她抬头对上陆云铮好看的眼睛。

眼尾上挑,带着戏谑的笑,可一点温度都没有,冷得渗人。

“今晚的事情,你要敢说出去,我就敢把你撵出去。”陆云铮威胁她。

温乔被吓到了,白着脸点头。

心想,校花和他这件事情,她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陆云铮,不可能被校花玷污名声的。

陆云铮松开手,温乔逃窜似的跑来。

背后传来对话。

“她谁啊?这么怕你。”

“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

“……”原来,她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不懂事的小屁孩。

心痛蔓延,梦里也痛到无法呼吸,温乔骤然睁开眼,双眼失焦,大口大口的呼吸,呆滞着。

陆云铮听见动静,回头看向她,见她满头大汗,脸色惨白,满眼受伤,他抽了纸递过去,“做噩梦了?”

温乔看了一眼他,接过纸,突然伏在膝盖上,喘气叹气。

怎么会梦见那个时候。

她刚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她站在巷子口,陆云铮也还是那个少年,只是他身上的少年感褪去,眼尾依旧挂着笑,风流又凉薄。

陆云铮见她这幅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伸了手又收回来,最终是叫了空姐,要了杯热水。

温乔埋着头,很久才回过神来,也没喝水,蒙着头继续睡。

这一觉,倒是安稳了很多,直到飞机落地,她才缓缓睁开眼。

霞光铺在地面上,金灿灿的,温乔眨了眨眼睛,往窗外看去,陆云铮的侧脸刚好钻进了她的眼睛里。

温乔抿着嘴,看了会儿,收回了视线。

陆云铮这会儿也睁开眼,看了一眼温乔,见她的还处于神游状态,他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按着。

陆云铮:想个地方去吃饭,我请客。

坐在不远处的李助理,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大老板,卧槽,这是发善心了。

他想也没想,赶紧敲过去:“我知道有家烤肉巨好吃。”

陆云铮:你喜欢有什么用,温乔想吃什么。

他发送了,又补了一句。

陆云铮:不要暴露我。

李助理看到最后这条消息,抠了抠脑袋,他感觉每个字都认识,怎么放在一起就不认识了呢!

不就是请客吃饭吗,怎么还神神秘秘。

出了机场,驱车前往酒店,温乔全程安静,捏着手机心事重重,对港市的兴趣不大。

李助理凑过去打听,“温秘书,你来过港市吗?”

温乔点头,“我在这里长大的。”

声音不大,却给了陆云铮不小的冲击,温乔被接回家那会儿,他只听说是爷爷战友家的孩子,他从不关心她家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或者发生了什么事。

反正那会儿,排挤她吓唬她没少干。

她从来没哭过,也没有跟爷爷告状,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他烦的时候也欺负过她,但她总用闪光的眼睛看他,他就越心烦,越想欺负她。

后来,温乔从江城回来,他就再也没见过那种眼神。

想到这里,陆云铮松了松领口,带着几分戏谑的说:“都说港市养人,难怪你这么温柔。”

温乔望向窗外,她从小在港主管大,离开了这么久,港市在就天翻地覆了。

小时候跑过的

巷子,住过的房子,念过的学校早就不见了。

只是,也不知道那个人过得好不好。

要不要打个电话告诉她,她回来了。

到了酒店,温乔收回思绪,下车绕到车后拎行李,李助理图表现似的抢过行李箱,“温秘书,这种事儿让我来。”

陆云铮走在她后面,将她的低落情绪都看在了眼里,打开薄荷糖,塞了一颗在嘴里。

陆云铮拿出手机按。

陆云铮:温乔是港市人?

容姨:你怎么知道的。

陆云铮:我带她来港市出差,她自己说的。

容姨:当个人吧儿子。

陆云铮翘着嘴角,收起手机,快步跟上去。

温乔已经办好入住,等陆云铮走进,将房卡交给他,“陆总,你的套房在2808。”

白皙细嫩的手指,捏着黑色的房卡,养眼极了,如果这个手捏点别的会是什么样子,意识到自己想歪了,陆云铮立马伸手,虚着抽了一下,突然顿住,看向她问:“你们住哪一层。”

李助理抢温乔一步说,“陆总啊,我们住在1305,1306。”

啧,隔了十几层呢!

陆云铮什么都没说,勾着唇,手塞进裤兜,“我晚上有个局,房卡你拿着。”

温乔一进房间,紧绷的情绪松弛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可能是近乡情怯。

手机滴了一声。

温乔捞起手机,看了一眼,是闻煜发来的。

闻煜:乔乔,到了吗?

温乔:刚到酒店。

闻煜:怎么办,你刚离开,我就想去找你。

温乔被他的消息逗红了脸,脸颊滚烫,不远处的全身镜映出了脸上的红晕。

温乔:你太肉麻了。

闻煜:我还有更肉麻的,你想听吗?

他生怕温乔拒绝,先她一步发了过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