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冒险(1 / 2)

加入书签

那又怎样?

反正这个男人力大无比,她就算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也挣不开他,更何况他的大掌按在她的腰上,有往上滑的趋势。

温乔咬着牙,“你到底想干什么?”

明明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当初那么高调恢复单身,办了南城最奢靡的派对,这些人怎么会不知道?

当她是傻子吗!

陆云铮云淡风轻道,“跟我假扮夫妻。”他的笑声从胸腔里震出,想说的话太幼稚了,干脆抵了抵,全咽了回去。

“陆总,你的恶趣味真的……”

“温乔,这个忙都不能帮?”

温乔笑了,冷冷的,疏离的,和她的体温形成了鲜明对比。

“陆总,配合你演戏在我工作范畴之外,给我加薪吗?”她仰起头,水波般的眸子里,温顺的小鹿不在,像一波深不见底的寒潭凝视着他。

陆云铮挑眉道:“十万够吗?”

十万能让她快点存够钱从月半弯搬出去,“直接转账给我。”

陆云铮贴了上来。

温乔热的不行,脸也通红,她抬肘用力怼上陆云铮的腰,嗓音清冷的开口,“演戏就是了,你抱那么紧做什么。”

“你抱那么紧会让我以为你想占我便宜。”

果然,陆云铮的身体僵了几秒,随即贴近她耳边,呼呼地热气往耳朵里钻,他暗哑开口,“男人的腰……不要随便撞。”

温乔被蒸的满脸雾气,就差给他夸赞一句,您可真骚。

陆云铮走到车边,抵着车门,将温乔往车里推,手下意识的护住她的头顶。

温乔坐上去,挪到了最里边,陆云铮跟着贴了上去,抓她的手把玩。

温乔挣脱拍他,他又抓,循环往复几次,倒成了外人眼里的情趣,前面的那人抬眼看了一内视镜,噗嗤一声笑了。

“大哥,你跟嫂子结婚都三年了吧,怎么还跟新婚似的这么腻啊。”男人笑着说,“怎么保鲜的?”

陆云铮闻言,扫了一眼脸上恨不得写着十万个不情愿的温乔,拖着声线说:“靠爱啊。”

“啧,够了够了,听不下去。”

陆云铮挑眉,继续盯着她的手指,软软的嫩嫩的,小小的被他捏在手掌心,只是明明是酷暑,她的手一点温度都没有,凉凉的。

温乔不动声色的抽走,环抱在胸前,让陆云铮想拉也拉不着。

温乔看着窗外,心沉到了极致,他这样的男人,勾勾手花点钱,就以为能让女人前赴后继。

陆云铮玩不到手了,他便仰靠着,长腿随意敞开,手搭在大腿上,显得散漫极了,闭着眼睛养神。

温乔紧绷着坐了会儿,感觉脖子酸,还有点晕车,干脆也靠回椅背上,刚靠上去,一股温热的呼吸洒在脸颊上。

她扭头撞进陆云铮深邃幽远的眼眸里,有光闪动,黑色的瞳仁里塞满了她的影子,温乔呼吸一窒。

在心里骂了一句傻逼,换了个方向躺着。

或许是路程比较远,温乔真的睡着了,被陆云铮拍醒时,已经置身在会所停车场。

四周黑漆漆的,只有陆云铮那双灼灼的视线。

温乔猛地惊醒,立起身子,咽了咽嗓子,“到了吗?”

车厢空间不大,陆云铮高大的身影笼在他身上,冷香灌满空气,仿佛逼仄的透不过气来。

陆云铮笑得轻佻风流,眼尾带着勾子,在狭窄的空间里更有难辨真假的暧昧。

温乔推开车门

跳下去,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相较于温乔的局促,陆云铮慢条斯理的迈下车,单脚抵地,愣了几秒,这才关上车门。

没有外人,也不用演戏,温乔自然与他拉开距离。

垂直电梯内,陆云铮站在门边,温乔缩在角落里,她真怕他兽性大发再过来楼她,那会死人的。

陆云铮透过镜面将温乔的小表情收入眼底。

裤兜里的手机滴了一声。

闻煜:我过两天去港市。

推开包房,光线晦暗,男女低着头说话,烟味酒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混在一起,颇有些暧昧。

烟太刺激,酒太烈,空气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发酵,温乔很不适应这种场合,她甚至拘谨的手都不知道怎么摆放。

陆云铮拦着她的手臂,亲昵自然的走过去。

众人抬眼,目光落在陆云铮身旁时,眼中的惊艳如烟花炸开,开车接他们的那个男人,率先喊:“大哥,嫂子这边。”

他一口一个嫂子喊得热络,殊不知……不过温乔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他是谁。

他咬着烟,踢着身边的人给他们让位置,毛寸,耳朵边刻意修了一条白,又酷又飒,车里没注意,他站起来身姿硬朗板正,男人味十足。

陆云铮捏了一下温乔,贴在她戏谑道:“看野男人看傻了?”

温乔瞪了他一眼,什么叫野男人,这话真难听。

温乔冷哼,咬着牙小声哼哼,“我看不看关你什么事。”

陆云铮闻言,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指腹脸颊摩挲,“我不够你看?”

他这话,多少有些分不清戏里戏外,温乔哂了一声,冷冰冰的盯着他,“你太假了。”

陆云铮放开手,重新搂着她走到男人身边坐下。

他长腿抵在矮桌的边缘,倾身抽出一跟烟咬在嘴里,也不点,歪着头倒酒,倒满了闻了一下,靠回沙发上,懒懒的勾着唇。

男人凑过来,给他点了火,他吸了口,侧过脸盯着温乔,缓缓地吐出烟。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