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意思(1 / 2)

加入书签

渡酒,顾名思义就是用嘴将酒过渡到另一个人嘴里。

温乔抽到了这条也想死,毕竟她的“假身份”让她不能挑选其他男人,陆云铮懒洋洋的靠着,揶着笑等她求助。

温乔扬眉扫去,“厉准,你要不要……”

温乔的话还没说完,耳畔传来一声呵斥,声线懒长却透着一股子警告,“温乔。”

她抬眸对上陆云铮凌厉的视线,得意的弯了弯唇,两人视线交战,僵持不下。

厉准解围:“嫂子,我们想看你跟铮哥。”

温乔收回视线,扫过厉准时还刻意流露出几分遗憾,“没意思啊,老夫老妻了。”

一句没意思,众人脸色骤变。

陆云铮忽然倾身,握住温乔的手腕,笑着说:“怎么会没意思?”

温乔不动声色的推开他,从厉准那儿抽走了三个真心话问题。

气氛不太对,厉准什么都不敢说,见陆云铮靠回沙发后,慢吞吞展开纸条。

“咳咳,第一题,请问初次是什么感觉?”

啧!

这个问题,热辣!

温乔脸烧的通红,眨了眨眼,淡笑着说:“没什么感觉。”

“噗”众人不敢置信,温乔竟然当众质疑陆云铮的能力,而且,没感觉三个字太致命了,分明就是挑衅嘲讽。

陆云铮笑着扫了一眼温乔,心里突然堵得慌,没感觉这句话在脑子里旋转,不是在意她没感觉,而是她经过了吗?

脑子突然闪过一次单词——s,会是他吗?

一阵烦躁涌在心口,上不来下去,他勾了勾领带,什么也没说,只是众人都知道,他的笑很危险。

“第二个问题,请问一周频率?”

这特么什么题目啊!

温乔怀疑出题的人脑子被水泡了,这让她怎么回答,编?

她闭了闭眼睛,瞎说吧,“两次。”

“……”

众人再次同情的看向陆云铮,目光从他某处扫过,气氛略伤感。

陆云铮捏住温乔的手腕,眯着眼,轻声哄着说:“乖,你再想想。”

再想个鬼!

子虚乌有的事情,她能怎么说。

温乔红着脸,眨着水汪汪的眼睛,被他一逼,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陆云铮的视线对过来,停住了。

数秒后,温乔的目光被第三个问题唤回。

“第三个问题,请问你们最喜欢在什么地方?”

温乔恨不得抓脑壳,这些问题都是故意的吧,一个比一个难以启齿……

温乔为难至极,耳边传来陆云铮轻飘飘的声音,“浴缸。”

“啧”!!

他笑着看温乔,温乔避开,“看我干什么,我又不像你那么龌龊。”

陆云铮笑着,“这个问题问得是我们。”

温乔瞪他,眼睛里有幽幽的冷意,时刻提醒他,不要入戏太深。

瓶子转了几轮,轮到陆云铮,他不玩只喝酒,一连喝了好几杯,眼睛里染上了醉意。

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敞开的脖子上冒出了红色,仰起头,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揉了揉头发,手随意垂在身侧。

闭了会儿,躁意和醉意在心头交战,他倏地睁开眼,看她坐在一旁玩着手机,突然凑到她脖子上,大半个胸膛贴在她肩膀上,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你到底是什么做的,好香啊!”

无厘头的一句话,让温乔浑身僵硬,保持着尴尬且僵直的姿势,直到李助理匆忙赶来。

陆云铮被李助理弄走,温乔揉了揉麻掉地肩膀,心想陆云铮太危险了,早点辞职吧!

厉准送完陆云铮,温乔与他道谢。

厉准笑着说:“嫂子,你别这么客气。那会儿我们都没想到铮哥居然被你收服了,谢谢为民除害。”

温乔被逗笑,开口解释,“谢谢你,其实我跟他“离婚”了……”

厉准惊诧过后劝说,“嫂子,铮哥就那脾气,你顺着一些,我看他其实挺疼你的。”

“嗯?”

厉准笑温乔迟钝,“铮哥抽烟从没顾忌,今晚你就皱了下眉头,你看他抽了没,忍着呢。”

温乔抿了抿嘴唇,与厉准道别。

抽不抽烟那是他嘴的问题,过分解读,那就是脑子的问题。

*

自从闻煜说要来港市,陆云铮每晚都睡得不太好。

他从梦中惊醒,浑身汗涔涔,仿佛从水中刚捞出来,他摸了把脸,靠在床头点烟。

温乔居然在梦里求他放过她,哭得声嘶力竭,至于吗。

他深吸了一口气,夹着烟,仰头吐出来,满脑子都是温乔身上的软香,比任何昂贵的香水不还要香,令人上瘾。

她的笑,她的腰,又软又细,弱不禁风一般,以后可怎么折腾。

这么想着,心里身体就有了变化。

他摁灭了烟,走进浴室,冲了个凉水澡,那点难以自持的燥火才被压了下去。

早餐时,陆云铮慢条斯理的走来,拉椅子坐下。

温乔刚好吃完,擦了擦嘴,抬头看陆云铮:“陆总,这两天在周末,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儿?”陆云铮懒懒的问。

“闻煜说去南辄寺上香。”

陆云铮顿了下,“闻煜来了?”

“中午就到了。”

陆云铮不动声色的打开微信,并没有看到闻煜的新消息,哂笑了一声,重重的放下手机。

“去几天?”

温乔淡声道:“两天。”

“在那儿住?”

温乔皱了皱眉头,觉着陆云铮问的过多,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陆云铮笑着敲了敲桌子,语气不善:“明晚有个酒局,你得陪我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