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2章:番外篇之黄龙重宝:终日奔波苦、黎明起杀伐(1 / 1)

加入书签

战士们眼看着这个藤球,在陡峭的山道上一路蹦蹦跳跳穿过了火海,又过了大概十多秒钟,然后轰然炸响!这家伙在山道的下方远处,猛然传来了怒吼声。

此时这些特战营战士们,全都惊讶地看着卫开阳先生,心里都在暗自激荡。

刚才那个藤球一路连滚带跳的跳过去,最终的爆炸地点,正是蒙军骑兵集结等待冲锋的地方!如今火墙的火势正旺,只要敌军指挥官没有昏头,势必不会让自己的队伍全力向着火海冲锋。

可是他们又因为这个藤球的爆炸,绝不能留在原地,组成密集队形等着被炸弹杀伤。

所以蒙军必须后退不可,而他们的大部队一旦后退几十米,再想要上来花的时间就更长了。

这位卫开阳先生真是神乎其技!只要跟炸弹有关的事,他就会屡屡创造出奇迹,这家伙简直就是雷公转世!于是这些战士们心悦诚服的爬上了山顶,却看到卫开阳,一连串儿的又把几个藤条扔了下去,也转身跟了上来。

他们越过了陡峭的山岭之后,找到了自己在山那头的战马,随即五十名特战队员立刻跃上马背,追赶运宝队去了。

而这时的卫开阳在行进当中,还时不时在路边放下一颗杀伤地雷,以便阻拦和杀伤追来的蒙军。

而这时的队伍里,赵金锭却是愁眉苦脸的摸着自己那只心爱的步枪。

经过了刚才这一下午疯狂的射击之后,这支步枪已经反复在炽热的情况下被冷却了几次,几乎是报废了。

如果现在给他们一夜的时间,赵金锭还可以用统帅教给他的办法,让这支步枪恢复最佳状态。

他们只要和上一大团稀泥,把步枪枪管卸下来用稀泥裹得满满的,变成一根泥棍子。

然后再将地上挖一个坑,用土把这根稀泥棍子埋起来。

之后他只要在埋藏棍子的土层上点燃篝火,经过一夜的低温闷烧后敲掉枪管上的干裂的黄泥,枪管由于之前反复冷却,形成的过度淬火状态就会彻底消失。

这个的办法是他们统帅教给这些战士们,专门在高强度作战之后,用作步枪保养的手段,可是现在这样的方法却根本用不了。

他们那里还有一整夜的时间,在原地不动的情况下处理枪管

……等到半夜时分,他们终于追上前面那支大车队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从昨天半夜紧急出发到现在。

整整二十四小时时间,大车队拼死拼活才走了七十多里远!从地图上看他们距离前方的混同江还有三十多里,不知他们能不能在这一夜的艰苦跋涉之后,在黎明时分赶到江边

与此同时,在他们西面百里之外,沈小虎已经被追得满头是冷汗!……从刚开始沈小虎他们步步为营,设置了各种惊敌的陷阱,从容不迫的选择撤退路线。

到后来避无可避,只好直线狂奔。

等到了这个时候,沈小虎他们惊讶的发现在他们的四面八方远远近近,全是敌军举

火把闪耀的光芒。

沈小虎这支小队正像碗里的骰子一样,面临着四处碰壁的局面,很快他们就将山穷水尽,无处可逃!……整夜跋涉,汗流浃背,卫开阳带领的这支运宝队战士们,浑身上下的衣服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再湿,全都板结在身上。

脚下的军靴沾满了泥水,浑身上下疲惫得死去活来。

即便这些特战营战士全都是个顶个的棒小伙子,又经过了这世上最为严苛的训练。

可是经过了连日的鏖战和狂奔,他们的体力还是接近了极限!黑夜中,当卫开阳听到后面远远传来的爆炸声,他随即就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脏话。

追兵已经到了十五里之外,而他们这只运宝的大车队还在黑暗之中艰难地跋涉,慢得简直像蜗牛一样。

即便是他再次设下杀伤地雷,也难以在这一马平川的地形上,阻挡敌军追击的步伐。

大概再有20分钟,漫山遍野的骑兵就会将这支行动缓慢的大车队合围在中间。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这一次行动就彻底成了泡影,甚至还给敌人提供了这样一大笔惊人至极的财富!这时的卫开阳咬牙切齿,却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事到如今他们除了和敌人同归于尽,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就在位于开阳恼恨万分,,命人将他那一车炸药赶过来,准备将它布置成一个巨大的炸弹时。

他猛然间发觉,有一只手死死攥住了他的胳膊。

等他回头一看,发现那是望月长云一双漆黑的眸子,在暗夜中烁烁放光。

“我听到了流水声,”望月长云的话语中带着颤音儿,向着卫开阳说道:“那是一条大河,就在前方三里!”

卫开阳一愣,随即他跳上了一辆马车,手向天上一举。

“砰”的一声将一发红色信号弹射向了天空!在这之后,卫开阳大声向着战士们喊道:“前方三里就是混同江!再加把劲儿,把车队推到江边!”

“分出十个人,向后扇面散开,在敌军追过来的通路上布置杀伤地雷,最后时刻了兄弟们,拼了吧!”

在卫开阳的命令下,所有人都立刻采取了行动!此时就连望月长云和楚怀冰都在马车边奋力推车。

眼看着车队渐渐远去,那十个跟随卫开阳布置诡雷的战士也开始扇面形散开设下杀伤地雷。

之后他们等了一阵,却依然没有听见敌军马蹄声继续接近。

这时的特战营战士们才陡然醒悟,卫开阳刚才那一发看似乎无用的红色信号弹,到底是什么用意!原来蒙古兵3已经跟他们几番交战,早就知道了通州军红色信号弹所代表的含义,那意味着全军进攻!所以蒙军下一见到红色信号弹,立刻就将追来的骑兵收缩队形,准备迎接通州兵的袭击。

可是他们却没想到,卫开阳居然又用这样的方法,给自己的部队逃生,又争取了一点点时间。

时间,现在每一点时间对于卫开阳来说,都代表着生死之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