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天河玉带(1 / 2)

加入书签

在赵江河与宗一的共同努力之下,整个洞天一分为二。一个真正的洞天变成了两个似真似假的洞天,各自倒挂在赵江河与宗一的元神之上。

最后融入二人的元神之中,一切异象消散的无影无踪。

赵江河与宗一的元神遁回身躯之中。

宗一说到:“还是差了一点。”

按照赵江河与宗一的计划,两人突破到天仙境界之时,一鼓作气,吞吐四周的灵气,让自己一举达到天仙圆满境界。

可是中途被那位太上长老打断了,一旦被打断了,势就被破掉了,他们也不可能再接着修炼。

两人虽然稳定了境界,但想达到天仙圆满境界,那就需要他们事后再慢慢修炼了。

虽说对比其他的修行者来说,能够突破到天仙境界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什么稳固境界与提升力量,时候再满满来。

赵江河与宗一不同,他们的底蕴深厚,当然是要做到一突破境界就是同境界之中最厉害的一个。

赵江河说到:“没有一步登天的确可惜,不过以我们两个的底蕴,很快就能补回来。”

宗一说到:“力量是一回事,感悟大道又是一回事。”

赵江河与宗一二人双修,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难以用言语表达。在那种状态之下,法则就好像赤果果的站在二人的面前,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种机会是不可多得的。

在一般的情况之下,法则是隐藏在宇宙之中的,不论修为境界有多高,也难以看见所有的法则的全貌。

就算见到了法则的全貌,由于自身不能完全放空,思维思想与法则贴合,也无法将法则看得透彻。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但还是被他人打断了。

赵江河倒是无所谓,毕竟赵江河没有宗一那样的执着。宗一对道最是执着,所以宗一才会有些许失落。

赵江河说到:“被外力打断我们的双修,这何尝不是我们的福缘不够。天道玄妙,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

宗一说到:“我们为何修行,就是为了参悟法则,明晓宇宙运行之规则。至于福缘二字,我从来不信。”

赵江河说到:“如果没有福缘,为什么有的人的运气好,有的人的运气差呢?”

宗一说到:“所谓的运气好坏,都只不过是因果与缘法,一切都是有踪迹可寻的。之所以会说出福缘运气,全是因为自身修为境界和眼界不够,找不到万事万物的源头,所以才会认为一切都是运气。”

赵江河说到:“一切都有因果与缘法,那你说我们为什么会受到阻碍呢?”

其实赵江河早就明白了什么是气运福缘,一切都只不过是因果缘法编织出来的。如果宗一单纯的认为福缘就是福缘,那么宗一也就不是宗一了。

赵江河故意引到福缘之上,正是因为他知道宗一不信福缘这个东西。

宗一说到:“因为心中生出了妄念,修行之人可以有各种念头,但千万不能生出妄念,特别是不能替他人生出妄念。毕竟你不是对方,又怎么知道对方心中想要的了。”

赵江河说到:“不断妄念,败坏自身的福缘,同时还会败坏周围之人的福缘。”

赵江河很委婉的给那位太上长老打毒针,他知道自己的一个毒针不会让那位太上长老怎样,但绝对可以引起宗一对那位太上长老的反感。宗一是一个很自主的人,有强烈的自我意识,肯定不喜欢他人替自己做决定。

赵江河说完之后,他立马转移话题,因为他知道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赵江河又说到:“下次我们何时一起进入精神幻境之中?”

宗一说到:“最近并没有发现什么大型的精神幻境,等有大型的精神幻境被发现之时,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赵江河说到:“行,那我就先走了。”

宗一拿出一件法宝递给了赵江河,这件法宝就算是向赵江河赔罪。赵江河很自然的接过了法宝,不要白不要。

这件法宝虽然不是仙器,但也有一些玄妙之处。

当然这个一些玄妙之处是相对于赵江河这个家底丰厚和见过世面的人来说,对于一般的修行者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宝。

赵江河自己用不上,可以用去做人情送给他人。

赵江河并没有让宗一送自己,而是独自一人离开了连山道。他不知道那位太上长老会不会对自己出手,此刻赵江河已经突破到了天仙境界,他心中倒有一丝丝希望对方出手。

之前是他还没有稳固好修为境界,后来与宗一一同驱动力量,稳固了境界。

现在的赵江河并不怕对方,就算打不过,至少对方也不能将自己怎样。

赵江河离开连山道之后,他并没有特意的往人少的地方走,虽然赵江河不怕对方再次出手,但他也没有必要钓鱼执、法。

按照赵江河的本性,肯定是不完全解决问题不罢休的。

什么叫完全解决问题,就是想尽一切办法送那位太上长老去轮回转世,这对于赵江河来说才是完全解决问题。毕竟对方已经对自己下死手了,自己也应该想办法让对方命丧黄泉。

这样对方就不可能在背后暗算自己,自己也报了仇。

可现在的赵江河却没有故意算计那位太上长老,使得对方对自己出手。这说明了赵江河的思想发生了转变,更是一种性情上的变化。

这种转变不说不好,毕竟算计多了,自己很容易掉入别人的算计之中。

唯有不算计,一切顺其自然,这样才能看透事物的变幻,这样才不容易掉入他人的算计之中。看透的事物的变幻,不用算计他人,只需要等就可以了。

太上不算计,但有诸多修行者总能走到圈套之中。这个圈套并不是太上所布,而是诸多事物交织导致。

赵江河与宗一双修,由于宗一修炼的是太上之道,行的也是太上之法,所以赵江河的心性与行事方法也慢慢的靠近太上的行事之道。

以前的赵江河遇到这次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把事情拖到很久解决,只要自己实力允许,他当场就会解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